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道酬勤

快节奏工作 慢节奏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心态 姿态 动态——与南开中学初任教师谈专业发展  

2017-03-22 16:43:31|  分类: 教师素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心态  姿态  动态


——与南开中学初任教师谈专业发展


赵福楼


    目前教师入职是有门槛的,各个学校设置的门槛高低不同,南开中学无疑代表最高的门槛。从大学生到教师,这一步跨越进入南开中学,这说明了各位是同龄学生中的佼佼者。我祝贺大家!然而这只是职业发展和事业成功的第一步。


我以老教师的阅历来告诉大家,教育现实或许并不是如我们想象中的美好:教师职业特点是起步和终点并无显著落差。做教师大约有两个角色是要承担的:一是作为课程的教师,进行教学;二是学生组织,如班级体、学生社团、研究性学习课题组织等的负责人,进行管理和育人。入职后,很多老师就肩负起了这两个担子。大多数教师在今后漫长的职业生涯里,还是在不断扮演这两种角色。时间久了,容易出现职业倦怠,甚至疑惑自己的职业发展是否取得了成就。这也说明教师职业具有显著特点,就是它更为强调默默奉献和矢志不渝。若你以显著成就或位置晋升为标准,来自我认定自己的职业进步,或许我们的所求和实际所得之间会存在差距。我主张教师的主体应该要走专业发展的道路;如此你才能在今后的工作中克服倦怠和松懈心理,始终如一具有旺盛的工作热情。


这就是我想以“教师职业发展”为题与大家进行交流的主要原因。主要谈三个问题:我们应该是什么心态面对教师工作?我们希望教师保持一种怎样的工作状态?我们应该怎样应对现实教育教学中的问题,成为行动者?


 


第一重视角:心态


 


或许每一个人都会告诉我,我已经准备好成为一名合格教师了,而且为此在学科专业素养、基本教学素养上具备了相应条件。可是,在此时我问大家:在你面对学生的时候,在实现身份转化之后,你想做些什么?你有自己的职业规划吗?曾经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学习,一位老师毕业于北京大学,后在哈佛大学读的博士,到新加坡国立大学任教。她讲自己初到大学在等待系主任给派任务,告诉自己怎么干。系主任反过来问她:你来我们学校,你想干什么?她说:这出乎自己意料。好像我们中国的学生都已经习惯了别人来告诉你做什么,而很少思考我能想做什么和我能做什么。这表明一种工作心态:我们习惯于被动应对一切,所缺乏的是我来改变一切的主动精神和创新意识。还记得,我在博客上与华东师大崔允漷老师互动交流,他说:你们语文老师总是想着应该怎样,都是满脑子理想的东西,以为非要一切条件都给你准备好了,你才能干什么;而不是思考你应该干什么和能够干什么。这个评价很率真,我能接受。


上面两个例子足以说明,在我们的潜在意识里,甚至因为环境因素的制约,我们太缺乏主动改变自己的心态;而希望别人给予的心理需求是突出的。在现实的环境里,我们做任何事情并不都是水到渠成的,反而是先去挖渠,才能引水。回到刚才的问题上来:你来到南开中学,做一名教师,你想做什么和你能做什么?


有职业规划的人,与让别人布置的任务和交付的事情牵着自己走的人,他的心态是完全不同的。一者是别人要我做,一者是我要这么做。不同的心态做事情的状态是存在差异的。


主动的工作心态有哪些外在特征呢?


其一,他会成为一个具有开放意识的人,努力向别人学习,而不把自己封闭起来。先听课后上课,把自己交付在课堂里,熟悉这里的环境,了解别人是怎么把自己懂的东西也教会学生的。教学是一门特殊的学问,它需要进行知识传承,可是不是教师知道了,就意味着学生也能被教会。教师教的不是知识,而是“我”作为先学的人,我是怎么学会的,这样学习的路径和方法是最为经济的,要交给学生的恰恰是这个。正如,我们都知道一加一等于二,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把这个算法教会给初学的学生的。


会学的人,大家无疑都是,然而恕我直言,未必可以成为会教的人。会教的经验,产生在课堂,在有经验的教师那里。所以,几乎存在一个定式:所有新任教师的成熟,都来自老教师的引领。谁能听课多,谁能虚心拜师,谁能从别人的课堂里寻找到教的方法,谁的成长就快一些。先举一个正面的例子。中学语文教学领域,曾经有一个著名特级教师叫徐振维,上海复旦大学附中老师,在作文教学上最具有特色。他谈到自己成长的时候说:我所在的学校具有优质教师资源,十几位特级教师,在教学上各有绝招,我只要有时间就当小跟包,听他们的课,一人学一招,于是成就了“我”。很多优秀教师都是在“师师相因”的模式中发展起来的。再说一个反例。我在一所重点校听课,学校推荐他为人教社教材录制课例。我在课上监听。他始终站在讲台上进行宣讲,提问和讲解都是一个人,所谓自问自答。这种一言堂是这些年课改所批判的,这样的课堂也不能成为样例。我叫停了教学录制。我教给这个老师一个招数:我说你在讲台上提问题的时候,语速稍微慢一些。一边问一边走下讲台,用眼睛找学生的反应,若有人跟着举手,你就让他回答。课堂上这个环节的问答就接上了。若用眼光巡视,感觉到缺乏呼应,你又不想冷场,就在脚步移动中站在某一个同学面前,直接邀请他:请你回答。这样课堂的问答也连续起来了,不会出现冷场。课录完后,我问这所学校的语文学科组长:他也算中年教师了,怎么还是这样刻板地上课呢?组长说,他从来不听课,也很少参加学科组的研讨,属于独来独往类型的。该教师学科专业能力很强,文学修养很好,但是有一个短板:不讲究怎么教。


其二,他能察觉教学中的问题,而始终探究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
当前教育教学的改革是主流,尽管我们认识到改革中存在这样那样的不尽人意的地方,可是大家普遍接受一个逻辑判断:只有改革才有出路。所以也有校长说:允许改革失败,不许不改革。这位校长下面说,其实所有的改革都是基于问题解决而进行的,他为了改革需要投入比平常更多的精力,因此教育改革一定不会失败。我知道,这里的改革指的是来自教师的教学技术化改良。这么多年来,教师层面的改革基本是基于教学的技术化应用来展开的,即寻找最适合的教学方法。这种变革可以适度超脱于教育环境,未必需要其他太多条件的铺垫,因此这也是最容易启动的变革。


现实教学中的问题是,教师被教学惯性左右,教法比较陈旧。而有的老师在这样的环境里,具有自主意识,针对具体问题,寻找解决方法,可以取得很好的效果。名师一般具有先知先觉的特点,即他往往先于别人察觉出教育教学中存在的问题,主动谋求变化。


我常常用这个问题,考查一个教师的教学素养:你所教的学科,现实教学中主要存在什么问题,请你列出几个。我告诉你,这个题考后的结果,很少有老师可以说出几个这个时代教学研究普遍关注的问题。这说明什么?在教学过程中,很多人变得麻木起来。这是制约教师专业发展的一个存在问题。


我有一个案例:一次听比赛课。采取了借班上课的问题,老师只在课前十分钟可以和学生有一些交流。我发现了三个不同的做法:做法一:情绪调动法。老师问同学们是不是希望和我一起给大家呈现一节精彩的课呀,学生说是,老师接着说,你们要用声音把这种决心表现出来。于是课堂上一片呼喊相应声。做法二:心灵互动法。老师问学生是不是准备好上课了,学生有了前面教师的经验,大声呼喊:“准备好了。”老师制止,说:“孩子们,轻一点,你们的嗓子还很稚嫩,别喊坏了嗓子。我请你们小声回答问题。”我看到,这一瞬间学生的眼睛亮了一亮。做法三:物质奖励法。老师说,我从家乡给大家带来了小礼物,都提前放置在同学们身边了,你们能从中找出来吗?学生一下子活跃起来,纷纷行动起来。找到的欢呼,没找到的还很着急。课堂一下子失去了宁静。三种做法,那种方法更好?为什么?敏感的老师应该发现一个问题:教师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,被学生接受,形成良好的师生对话条件,虽然方法多样,可是很多方法是不得体的。最好的办法是让学生知道:你爱他!


 


第二重视角:姿态


 


 


一个教师的教育历程很长,我们或许不乏一个阶段的热情,而坚持下去很难。现在全社会都知道,作文教学出了问题。学生都不写作文了,老师也不教作文,考试作文都是宿构或抄袭的。解决的方法其实很简单:教呀,写呀,作文需要有一定的量的积累。有一种日记的方式被反复证明是很好的练笔。这个道理语文老师都懂,可是能够做到本教学班所有学生坚持练笔的很少。我在学校里的时候,主持一个实验,每天一背,要学生每天诵读一些优美的文字,培养良好的语感。实验启动时,我说,这件事其实最难在坚持,若有教师可以把这件事坚持做四年,想办法解决出现的一切问题。四年后,你就是这个问题解决的专家。遗憾的是,我的预见是正确的,没人可以把这个事情做四年。我曾经进行作文生活化的实验,要学生每天写随笔,以文学社的组织形式来进行。四年的时间平均练笔,二十几万字。我最初想要验证的是一个结论:作家协会针对建国初作家进行调查,你在发表第一篇文章之前,有多少文字垫底?统计的数据是40万字。我想,在一定文字量积累后,学生在作文上的分化是怎样的?实验证明,自然教学班,大约有三分之一可以具备市级刊物发表水平;中间三分之一需要修改后可以发表;而后三分之一的学生很难达到这一标准。


我的作文教学经验主要来自那四年的改革实验。坚持很难。在德育教育领域有一个非常知名的专家,他叫张万祥。他原来是大港一中的语文老师,我与他很熟,听他介绍经验,有这么一条:每天坚持把学生教育中发生的事情记录下来,十年后你就可以看到自己的认识水平得到本质性改变。这一条经验,他告诉了无数的人,坚持下来成为第二个张万祥的,在天津范围没有。他退休后,在全国招收徒弟,也提出这一条,要求每个人一年出版一本书。现在他的在全国知名的徒弟就有多位了。


以我自己教育实践和对于年轻教师的成长的观察,看他做什么,能做多久,是决定他是不是成为优秀教师的第一重要条件。所以,我认可的教师不是看他先天条件多么好,而看他是不是把一个正确姿态坚持下去。还是举一个例子说明。大港苏家园中学是我的母校,那里很偏僻,到现在条件也不好。我是1996年离开学校的,2003年学校邀我回家看看。他们安排我听了一节语文课,上课的女老师给我留下的突出印象是她特别热爱孩子,特别想教好课。这是依靠教学经验可以感觉出来的。当时我很感动,对她说:我无法评价你的课,我觉得你的最大优点是有一种教育热情,若持续保持这种热度,做十年,你一定是一个好老师。这话抛下几年,她参加了本区推荐的双优课比赛,又被推荐参加了全国语文教学大赛,获得了一等奖第一名。现在已经入选滨海新区的名师,也是第三期未来教育家班的学员。这个预言的实现,源于我们认同的一个道理:成功都是慢慢积淀而来的。


 


第三重视角:动态


 


动态是一种变化的姿态。做一名教师,常常有可能让自己停下来。我从1985年开始工作,到现在28年。就以28年为一个时段,来看名师应该具备的条件在变化:第一代名师,具有一课成名的特点。1992年在大连、1995年在太原,举办过两节语文教学大赛。那时赛课太少,因为稀有所以1992年那一批遴选的优秀教师,以清华大学附中副校长程翔为代表,几乎全部都成为了知名教师,他们以这个班底成立了全国青语会;1995年又涌现了李卫东为代表的一批名师,可是人数上少了。第二代名师,不具备一课成名的特点,如李镇西是天津承办的直辖市和省会城市的大赛二等奖,他常说这是一次失败的经历,却以《爱心教育》成名。他们有自己的教育思想,有显著的教学风格。第三代名师正在孕育中,如今的教育条件决定了这个环境下的名师,一定要有研究成果,有扎实的科研能力,而且在解决学校问题、区域问题上一定要有突出贡献。我在想,美国教师雷夫被称为全美最优秀的教师,他的优秀不在我们通常意义上的知名,而在于他在四十五号教室一干几十年,把自己的青春和经历全部奉献出来了。在美国一个非常注重个性张扬的国度,它的优秀教师也是以默默奉献为特征的。他或许不以赛课知名,不以出书知名,不以讲学知名,他在一所学校一间教室沉潜下去,每一天解决者每一个学生的问题,有自己的思考和智慧,积累了非常有价值的实践经验,这也许才是教师岗位上最需要的。与之类似,当前我们的一些基础教育领域也出现了一个现象,叫做有名校无名师。如杜郎口中学、衡水中学都是这样。我在想,教师知名是不可凌驾在学生之上的,更不可凌驾在学校之上、凌驾在其他老师之上。尤其在一个包装名师的时代,做教师不可浮躁,要有扎实工作,为学生服务、为学校服务的思想。


这么看,教育形势发展很快,需要打造的名师更如“明师”,即鼓励大家做教学规律把握上明明白白的老师。而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,天津区域内,教师的高端在全国有一定的影响的人很少。最近各地都在办教师培训班,有人要推荐学科里,有教学水平、科研能力和教研能力的专家,我们可以登上全国讲台的人不多。举一个例子。来讲课的老师,需要是特级教师,上一节课,讲一讲自己的教学思想,然后听一听课来评课。我与人讲这个任务,很多人就打了退堂鼓。而且在全国范围内的会议上,少天津人的身影和发言;在学术刊物上,也缺少天津人的文章。我一直在可以影响的范围内呼吁,老师们要善于思考,勇于投稿,参与到全国的学术讨论里。


这种积极的教学改变应该体现在三个方面:


其一,教什么。教什么,一般而言指的是教学内容。教学内容一般化的载体就是教材,所以教师通常用教教材,来解决对于教什么的研究。其实教材使用是非常复杂的问题。同样是教教材,也有教学差异。主要有三个维度:第一个维度,教材重难点的确定,以及教学范围,应该与考试的侧重有关。教与考,要保持一致,这样的教用时少,而教学效果突出。所以,合理的教往往以对考试、考纲、考题的研究为基础。没有教过一个轮次的老师,大约很少进行知识考查点,教材布局,以及考查形式的研究,因此他进行的教学往往是教材里有什么就教什么。这种教学其实就是所谓的盲目性教学。现代教育环境里,学生的富余时间基本被挤榨干了,就看谁的学习定位准确和学校的效率更高,如此才能成为优胜者。就这个意义上说,好老师是善于给学生进行学习规划并进行内容取舍的老师。第二个维度,教什么要考虑所分析的学习样例或试题是不是具有最大化的散射性,应用价值最高。同样是老师来讲课,数理化的讲授形式,效率高于文科课程。原因在于理科课程的例题,可以总结出一定规律,或是定律或是定理或有公式,这是带有迁移性的。也就是学生懂了一道题,掌握了基本规律,就可以解决一类试题。所以,理性的学科讲授,不是单纯学习知识,其实是学习方法。而文科的讨论试题,一题一解,而且往往答案不唯一,不固定。若老师也采取这样的讲授的方法,因为不能迁移规律,所以解题的价值不高,而且这么说吧,依靠做题量来奠基是学不好文科课程的。天津有一个很好的数学老师,叫王连笑。他主张有一定的做题量来奠基。可是他是善于以自己做题多,凝缩为最少的题,要学生做,实现举一反三。第三个维度,教什么要贴近学生生活,是学生乐于参与学习的。学习需要生活里特有的体现必要性的语境。也就是要学生认识到,这种学习有价值。我是语文老师,我问大家一个语文老师的问题:同学们今天我们学习一篇课文,题目是《孔乙己》。你们喜欢这篇文章吗?你们愿意学习这篇文章吗?我每次听老师这么问学生,内心都有一些担心:万一学生说,我不想学,你怎么办?好在学生大多很给老师面子,这种时候都呼应老师说,我们喜欢,想学习这篇课文。可见,在语文课文的学习上,学生是被动的,是“给老师面子”的学习。作为语文老师需要思考:我为什么要推荐学习《孔乙己》,这篇旧文的新的认知价值是什么?或许可以这么导入:读书人出路的问题历来是社会重要关注。过去的读书人限定在很小的圈子里,而且读书的出路在做官,可是也出现了类似于孔乙己的悲剧人物。如今大学生多了,读书具有普遍性。我们的社会出现了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问题。这个现实问题又怎么解决呢?读过《孔乙己》一文或许你会有新的思考。现在我们学习这篇文章。


其二,怎么教。教学的流程与模式,一直处在变化之中。现在并行存在两种模型,一种是教的模型,一种是不教的模型。教的模型,就是突出教师的作用,依靠教师的教学优势或者强势引领,来带动学生学习。不教的模型是杜郎口中学的模型,就是教师讲得少,把时间还给学生,课堂上展示性的活动比较多。这两种模型都有突出的缺陷。不教,学习很难发展为高端;而教得多,学生又很被动。在南开中学的课堂,优质生源比较集中,这决定了社会期待是涌现学业拔尖的学生。若教学定位在高端,就会造成一大批学生跟不上,时间久了他们就会丧失学习兴趣。在这样的课堂里,教什么是不容易定位的。


我以为未来的教学势必走向教与学的平衡态。该教的一定要教,该学的一定要回归学生学。我们看一个学习流程:按照老师预定的学习任务,优秀的学生会提前自学,自学后预定的学习内容就分化为“我懂的”“我不懂的,可是同学可以互动可以懂的”“我不懂、同学不懂,非要教师教才会懂的”。如果我们假定每一节前,学生是有自学的。我们的课堂是不是要面临知识分化问题呀?这种情况下,我们怎么教?所以在学习不同步的情况下合理的教学应该是自学,小组经验分享,班级讨论,教师点拨。这几个环节是非常重要的。按照这个逻辑审查一下我们的课堂,是不是合理的呢?大家就有答案了。我们一般的课堂是同学们齐步走的课堂,杜郎口的课堂是在学习不同步后形成帮学机制的课堂。如果明白这一点,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如杜郎口这样差的生源条件,以及教师队伍的专业素养不高,为什么也能创造教育奇迹。然而,我们又不能迷信杜郎口的现阶段教育,他们还在持续改革的探索中,教学发展的方向是教与学不可偏颇。


其三,为什么这么教。行为的改变是产生于思想的进步的。教学要逐步增加理性成分。在课堂上每天都在发生很多变故,我们教师若善于进行分析,就会促进思想的革新。我还是举例说明吧。我父亲也是老师,他一次对我说,我去听听你上课。那时,我的课堂已经常常有了类似的听众,而且自己颇有一点小得意的。这次父亲听课后,对我说,你上课有一个毛病:你一边讲课一边在讲台上走动,太过频繁,这不行?我问为什么?父亲解释说:教师在讲解新知识时,学生的全部视线都集中在教师这里,你是中心。若你不停地游走,那么学生就要始终追踪着你的身影。这是损害学生注意力的。我恍然醒悟:在教师中心的课堂,因为讲授时学生听讲的需要,学生就要追随着教师。这个时候,教师应该稳定在讲台的中心位置。在知识讲授的课堂这样是可行的,然而在师生对话的课堂里,教师与学生遥遥相对,这又是不行的。所以,在进行课堂变革中,我慢慢减少了讲授,而常常选择走下讲台。我与青年教师谈,与学生亲近的三个方法是:走下讲台,站在身边,俯下身来。如此,学生在心理上会产生对于老师的依赖感和信赖度。


如今一些老师恐惧于学生对于批评的过激反应,形成夸奖过度。可是我认识一位老师,他是女老师,对调皮的女孩常有小动作,拨拉一下脑袋,说看我怎么收拾你。可是她这么说和这么做的时候,总是微笑的,所以学生理解这是她喜爱我,对于我不争气的批评,他们普遍接受。她教了一辈,学生都喜欢他,没有人投诉她体罚。这给我们一些启发:即使是批评和教训,也要让学生理解我是爱你的。


一谈教育改革,大家都看上位的大问题,可是大问题小老师是解决不了的。反而是类似的小问题我们尤其需要关注。再举一个例子。辽宁盘锦实验学校有一个神话一般的老师,用如今网上语言说——“哥是个神话”,他叫魏书生,他的神奇在于他很少在课堂,更不会长篇大论宣讲,可是他的学生总是在创造奇迹:每天跑一个马拉松,老师在不在一样学,学生自己给自己留作业,学生每天写一篇作文、学生自己检查和评价。我最初也不信他,后来走进他的课堂,我信了。他是一个非常善于激发人们心里潜能的人,用教育的术语说,就是善于做学生的思想工作。学生信它,甚至迷信他,所以他的指令落实起来就非常顺畅。而我们在课堂上,很多老师发现,学生不听话,连作业都不完成。这一对比就要我们进行反思了。为什么学生不听我的?我提示大家几点:你告诉学生有一个鼓舞人心的奋斗目标了吗?你告诉学生应该怎么做才能到达那里了吗?你告诉学生你对他的能力是充满信心的吗?目标、加上路径,另加动力,学生就成为一个积极的行动者了。


类似的思考,可以引发我们对于教学研究热情。教学入了门,你就知道,这是非常有意思的研究领域。

原文地址:http://zhaofulou.blog.zhyww.cn/archives/2013/2013711788.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